<span id="v1lfj"></span>
<span id="v1lfj"></span>
<ruby id="v1lfj"><dl id="v1lfj"></dl></ruby>
<strike id="v1lfj"><i id="v1lfj"><del id="v1lfj"></del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v1lfj"></span><strike id="v1lfj"></strike>
<span id="v1lfj"></span>
<strike id="v1lfj"><i id="v1lfj"><del id="v1lfj"></del></i></strike>

校园新闻
CAMPUS NEWS

您的位置: 主页 > 最新动态 > 校园新闻 > 新闻详情

《岛上学?!妨刂?—— 课桌椅不要搞成学校

2019-10-24

The School on the Island

岛上学校

李海林   著

上海教育出版社

 

这是一所学校的成长史,

也是一个关于勇气的故事。

 

连载第八辑

 

接上文......

 

把学?;垢?/span>

 

学校是为谁建的?当然是学生。但是有几个建学校的人每时每刻是想着学生的?我还真表示怀疑。否则现在好些个学校,有那么多的丑东西、烂东西,好些个被学生厌恶一生的东西是从哪里来的?把学?;垢?学校本来就是为他们做的,本来就属于他们。

 

1.我要给学生一张“豪华的床”

 

我念高中的时候住过校。十几平米的房间,住八个同学。我们的邻居住在跟我们一样大小的房间里,是十几头猪(学校养的)。晚上我们可以清晰地听到它们的鼾声。但我们的床要比它们好,我们没有直接睡在地上,我们睡在用砖头搭的台子上。上面还铺了厚厚的稻草,很软和,很舒服。我们一个班二十几个同学,就是睡在这样的床上,考上北大、人大、师大、财经大学、政法大学的。后来我大学毕业也做了老师,看到过许多学校的宿舍,那条件好多了,都有正式的床了,而且还上下两层,上面下面都可睡人,还是铁的,叫铁架子床。当然也有木的,叫木架子床。到上海后,又看到了上床下桌的那种组合床。上面提到的各类的床,一般家庭里是没有的,似乎只在学??吹焦?。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学校宿舍的床的概念。

 

 

后来有机会出国,参观了美国、英国这些国家的学生宿舍,我发现他们学生宿舍的床与一般我们在家里看到的床是一模一样的,他们没有“学生宿舍的床”的概念。“学生宿舍的床”这个概念是我们中国的学校创造出来的,只有我们中国的学校才有。在伊顿公学,我看到还是一个学生一间房,一个独立卫生间,老师也住在这一栋房子里,住的房间跟学生住的是一模一样的,只是带有孩子的老师可以住两间。房间里的床呀、桌子呀、椅子呀与一般家庭里的没有任何不同,尤其是那张床,厚厚的席梦思和羽绒被把床堆得高高的,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??蠢次叶匝K奚岬募扔兄妒窍琳?。我反思,我潜意识里认为,学生宿舍的一切本来就应该比家里的都要差一点,恐怕与我中学时代曾与猪为邻的经历有关。

 

当我为NEBS未来的学生选择什么样的床的时候,我的第一个想法是,不要那种上下架子床。但很快就发现不可能,宿舍房间的面积不允许我这么任性。我只能退而求其次。小学低年级的学生不能睡架子床,中学生的架子床要想办法打造成一个有私密性的空间,让孩子们有“我的小窝”的感觉。当我把我的想法跟家具厂的设计师说清楚之后,很快设计图纸就来了。说真心话,这是一个有才华的设计师,可以说他设计的每一款我都喜欢。整个房间被连贯为一个整体,而没有架子床给人的零碎感。同时每个孩子又有属于自己的空间,那种强烈的空间感,那种对空间感的精心呵护,透露出对每一个学生的尊重和爱护。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,我敢担保,学生一定爱不释手。

 

但是这种床在中国从来没看到过,兄弟们都不适应,各种质疑声都来了。“不实用”、“占空间”、“不安全”、“太贵”、“好看有什么用”。报告迟迟批不下来。我知道兄弟们对付我最有效的办法来了,就是拖。但我拖不起,学??г诩囱?。我的办法是打个折中,各后退半步。小学的床铺是我和后勤主管亲自设计的。与床联成一个整体的柜子,专门设计了可以放小玩具、小熊小猫和爸爸妈妈照片的櫊板,可以让孩子有一个“我的空间”归属感。

 
 

 

中学的宿舍就颇费些周折。我始终坚持了要与众不同这一基本原则。要让学生一进学生宿舍就感觉到这一点。所有已经在我脑子里的床的样子我都不选。但是同时还要保证环保、成本控制和牢固度。我在大学的时候,是睡上铺的,经常有屋顶上的灰掉下来,不胜其烦,所以我要求上铺也像下铺一样有一个顶。这样睡上铺的同学就有一个心理上的“小屋”的感觉,晚上是不是会睡得更香。样床来了,我亲自爬上去躺着体验了一下,觉得有点压抑,就把这个顶改成通透的,上面由一块板子改为格子式的。第一批床就这样定了。2015年,第一批学校试用的结果发现,有孩子调皮,喜欢双手吊在这个格子上,荡着玩,这个太危险了。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,于是放弃了上铺有一个上架的选择。2016年的床,上铺就没有这个架子了。虽然心里非常遗憾,但在我眼里,这已经是一个相对比较“豪华”的床了。

 

为了弥补我心里的这个缺陷,我坚持在每个学生宿舍里都配一个沙发。因为有沙发的房间就有点家的感觉了,哪怕是只是摆在那里做一个样子,也会有一种心理上的作用,聊以弥补我的遗憾吧。事实证明,用心了,就一定能得到孩子们的回报。生活老师发来照片,都是孩子们看到我精心为他们打造的“豪华的床”时那张张开心的笑脸,我觉得所有的辛劳和委屈都是值得的。有一天,我到宿舍查房,问孩子们喜欢不喜欢你们的床呀,孩子们回答我:这才是豪华的床。这就是“豪华的床”这一说法的来由。

 
 
 
 

 

2.课桌椅不要搞成学校“第二丑”

 

中国学校有一大丑世界有名,就是中小学的校服。其实还有第二丑,大家可能不知道,那就是课桌椅。大家说是不是?

 

课桌椅一要坚固,二要舒服,三要好看。这三者不一定是完全统一的。于是大家不约而同地牺牲了第三,勉强照顾到第二,最后坚持了第一。于是就变成了“第二丑”。我到过好多非常不错的学校,甚至是名校,但正如他们的校服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丑一样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课桌椅也那么丑。

 

因此,当我来选NEBS的课桌椅的时候,我暗暗地下定决心,一定要选一个非常坚固、也还舒服,但一定要好看的课桌椅。当我拿到他们向我推荐的教室课桌椅的设计图的时候,那种失望真的很大。我当然不敢也不愿说它丑,但一般化、没个性、不好看则是肯定的。如果我不准备办一所有美感的学校,这个样子也是可以接受的。但如果我真心想办一所有美感的学校,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行的。我找来几个家具厂的设计师,细细地谈了我的想法。人家也实话实说,重新设计也是可以的,但成本就上去了。我当然知道成本这两个字的厉害。我告诉他,先设计,然后再想办法降成本。

 

真正做起来才知道,这好难哦?;共唤鼋鍪且桓鲈旒鄣奈侍?,是根本就没有哪一个工厂在考虑如何让课桌椅更漂亮,所以根本就提供不了好看的产品让我们选。也就是说,他们造不出好看的课桌椅。哦,不对!他们是设计不出好看的课桌椅??嘉野偎疾坏闷浣?,中国制造不是很厉害吗?一个课桌椅又不是原子弹,那么难设计、难制造吗?后来我明白了,不是他们设计不出,造不出来,而是根本就没有人向他们提出这样的要求,所以他们也就从来没有设计这样的模具,模具就没有,当然也就造不出来。我从事教育工作这么多年,第一次搞清楚这一点:中国人不看重课桌椅好看不好看。

 

但课桌椅是孩子们每天都要接触的用品,赫然成批摆放在教室里,天天看着它、用着它。它不能太丑,不能太丑!我不能让我们学校的课桌椅变成“第二丑”。我觉得这一点我不能后退。

 

中国找不到,就到外国去找。过去十多年我走了好多个国家,看了好多所外国的学校,美国的,加拿大的,英国的,日本的,新西兰的,澳大利亚的,包括香港的,台湾的,我照了好多照片,找找看,找找看??茨懿荒苷业讲淮淼?,然后拿照片给工厂看,看看他们能不能设计出来,造出来。

 

还真找到一个比较满意的。拿给工厂的设计看,说做肯定能做出来,但还是一个成本问题。人家说了,你这个课桌椅的腿是三角钢的,而且一头大一头小,是要专门做模然后才能生产的。这个东西很贵的。而且你的这个桌面比一般常见的要大三分之一,木板厂没有生产的,你要用这样木板就只能让木板厂重新做模的,如果没有做模,那就用大板子裁,那是很费料的。

 

听了人家家具厂的这番话,我的心都凉了半截。就是说,整个行业都不支持我这个想法。整个行业就是按照通行的想法建立起来的,你如果要一个不一样的产品,对不起,一切都得重新来。成本当然就得上去了。

 

一个多月过去了,工厂终于算出成本来了,比一般的课桌椅高出一倍以上。这就炸了锅了。

 

 

 

我反复陈述,我要办一所有美感的学校,课桌椅如何如何重要。那一段时间,整个人都在挣扎。人家也说得对呀,换一个课桌椅这个学校就不美了?退一万步说,就算是这个课桌椅不美,这个学校就办不好了?办学的关键还是校长,还是老师,不是一个课桌椅。人家也说得对呀。但是我说服不了自己,我这个校长接受不了那个“第二丑”。办学的关键是在校长,但校长认为它不好,它又能好到哪里去?办一所有美感的学校,这是我这个校长提出来的,不能办一所有美感的学校,那就意味着没有按校长的意愿在办学呀,那这个“办学的关键还是校长”不就是一句空话吗?不就是自己在打自己的嘴巴吗?我这个人在这样的问题很固执,因为逻辑说不通呀。最后我也就不讲逻辑了,就求兄弟们了:就让我这个校长任性一回,美它一回吧。我太看重这个课桌椅了。我一定会搞一个上海独一无二的课桌椅,我会让学生因为爱上我们的课桌椅而爱上我们学校的。

 

感谢这些兄弟们,反复讨论后,最终同意了我的请求。两个月后,当学生走进教室,高兴地寻找自己的课桌椅的时候,我才长长地吐了口气。我终于让我的学生用上了这个看上去比较漂亮一点的课桌椅。那一天,我这个中文系出身的人突然想起了鲁迅曾说过的一句话:“中国太难改变了,即使搬动一张桌子,改装一个火炉,几乎也要血;而且即使有了血,也未必一定能搬动,能改装。”。我搬动一张桌子当然不难,但要改一张桌子的样子,的确甚难。周树人乃圣人也。

 

 

现在学校要新添学生课桌椅的时候,兄弟们仍然给我推荐一些他们认为好的课桌椅,给我的还是那句话:这个好,又牢固又舒服又好看。然后就把图纸发给我。我一看就知道,好看个鬼!是图那个便宜。

 

3.肯德基的地板

 

看过很多学校的食堂,不错的,灯光明亮,餐桌光鲜。但奇怪,有两个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东西不被人重视,一个窗帘,一个地板。窗帘黑乎乎,地板油腻腻,怎么看怎么难受。我一直有一个想法,如果窗帘不干净透亮,这个餐厅好不到哪里去,如果地板有油污的感觉,这个餐厅可以关门了。学生的行为习惯,在一定程度上,是由环境塑造的。一个油腻腻的餐厅,想培养学生一个好的就餐习惯,恐怕很难。

 

所以考虑餐厅的设计的时候,我有两个非常明确的想法,一要有丝质白色窗帘,二要有干净光亮的地板。我心里想的,就是这两样东西一定要把握好。所以其他方面,我就没有多关注。

 

等到有一天,我终于抽出时间来看食堂装修得怎么样的时候,才大吃一惊:怎么吊了这么一个顶:餐厅的层高本来就有点紧张,加上空调管道、消防管道、弱电管道,就更低了。在这些管道的下面,再平铺出一个大平顶,空间一下子显得非常压抑。都怪我,这个设计图纸是我已经审过的,我没有经验,不知道这个吊顶会带来这样的效果,我只能在工程已经做完后到现场才能看出这个效果的。另外,我这一阵在忙其他事,好多天没来食堂工地了,不知道是按照这个路子在装修?;匙耪庋⒕蔚男那?,小心地与施工方商量,能不能暂时停工,待修改方案后再施工。

 

换来的当然又是愤怒的不满。自错在先,也只能陪着小心跟人家谈我的想法:能不能就不吊顶了,就直接把水泥顶刷刷即可,现在蛮流行的哩,还时尚。管道怎么办呢?那看能不能走边,从墙边走?那灯怎么办?哦,这是一个问题,灯怎么办呢?总不能吊一个大白炽灯了事。

 

晚上,找来设计师小伙子,这么难的事在设计师眼里都不是事,想也不想,脱口就是一句,那就装灯带就是了。专业! 专业! 马上同意。那个“带”的概念太有诱惑力了。催着他第二天就拿出效果图,一眼就看上了。设计师小伙子也笑了:早说呀,这还简单,还省钱。

 

终于到了最重要的选项了:地板。对食堂来说,其实重要的不是“上面”,而是“下面”。上面少有人关注,下面人人都感受得到。第一,材质,选什么类型的地板,要防滑,这可是学生食堂,都是小孩子在这里用餐。第二,什么颜色,食堂的地板,深了压抑,浅了显脏。第三,与墙壁、吊顶要相呼应,不要冲撞。设计师先期设计了三、四种方案,都因为不能完全符合这三条被否定了。因为有了前面吊顶的教训,我也不敢随便定,一时拿不定主意,就又停工了。

 
 

 

那几天,我和学校的老师跑了上海滩上几个有名的学校,好不容易同意我们进去看看,看完下来,也都不满意,觉得不过如此,还不如我们已经否定过了的方案。一天跑好几所学校,连饭都来不及吃,只能匆匆在路边的洋快餐肯德基解决了。我下车,定好餐,装好袋带回车上,准备边走边吃,赶下一个学校了。就在我上车要上没上之际,我突然走回肯德基大厅:每次进肯德基,总有一种很温暖、活泼、随意而有精致的感觉,这种感觉从哪儿来的?地板。它的地板。第一,防滑,它不是那光面地面,它是磨砂的。第二它的颜色不错,有深色块,同时又有浅一点的色块来冲淡那种沉闷,错乱中有点活泼的感觉。第三,与我们食堂浅灰的墙壁颜色、深灰吊顶的颜色相呼应。

 
 
 
 
 

 

等我重新上车的时候,我对司机说,不看了,直接回学校。司机问怎么回事,我说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就是肯德基的地板。——这就是学校食堂肯德基的地板的来由。事实证明,当时的选择是对的。我们学校的食堂,给人很温暖的感觉,很干净的感觉,而且还很洋气。很大程度上,来自它的肯德基地板。我在对家长介绍我们学校食堂的时候,开玩笑说,让孩子们在我们学校食堂吃饭有吃肯德基的感觉。当然肯德基不是健康食品,我们食堂供应的都是崇明岛上的有机食材。

 

学校食堂都装修好了后,我特意叮嘱要白色的、垂垂的丝质窗帘。窗帘装好以后,看着空空的墙壁,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要装几块大的画,要彩色的、有灯的那种。那天,我对家俱厂的设计师说,餐桌要白色的。只有白色的餐桌才能配得上这样的灯带、窗帘和地板。在场的所有的人都说我的这个想法是对的。于是把餐桌也一并定好了。

 

 

是不是什么事都总是要带一点遗憾的。我们学校食堂的地板,虽然确实是照着肯德基的地板来设计的,但效果上总感觉有点不足。有一次我又吃了回洋快餐,仔细研究后发现了问题之所在:肯德基的地板,块与块之间的缝隙大约是3毫米;我们学校的地板,块与块之间的缝隙大了至少2毫米。2毫米,这就是区别,效果上很大的区别。

 

 
 
 
 
 

4.金鲤鱼

 

学校一定要有水。最好有自然河流或池塘。如果没有,则不惜代价,凿池蓄水。人遇水则灵,学校怎么能没有水呢?NEBS校园里有水,而且是一条河,河上有桥,两座。据当地人讲,这小河还有名字,曰大通河。河不宽,却深,且绕校园成一个L形,穿墙而入,越墙而去,汇入崇明岛曲折而繁盛的岛上水系,然后直接奔东海而去。这河不充分利用起来,类似暴殄天物。

 

 

但怎么用呢?最初的想法,是全开放式的亲水平台。几乎遭到一致的反对。理由呢?不安全呀。怎么不安全呢?水太深。确实,平均有一米五以上,这个肯定是不安全的,这个险不能冒。所以我的第一步,把小河填浅至60-80厘米。但是,即使是浅至60-80厘米,也还是有风险。征求权威的意见,回答得很客气:不建议做开放式的亲水平台,即使水浅至60厘米,学生也很容易滑入河中,学生既然会滑入河中,就难保不出现意外。说得很在理呀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。所以我也曾想削平河岸,做成缓坡,学生就不容易滑下去了,然后铺以绿草坪,类似剑桥大学的康河那样的,这会别有风味。但到现场一看,不可能,因为离河不到五米,就是学生宿舍,完全没有可能。只好恋恋不舍,放弃了这一浪漫的想法。作为一个浪漫想法的纪念,我还是在靠近学生餐厅的地方,空出了五六米的一段河道,保留了开放式的状态,往河中延伸了一米多建了一个小小的亲水平台,旁边则堆以乱石,乱石后再辅以草坪。为了绝对保证安全,主事的同志还在这段河岸边,树了一个刻有数字的标杆,水深超过60厘米,则以临时围栏围上。

 

 

学生餐厅面向小河这一边是落地玻璃,孩子们特别喜欢坐在这个地方吃饭。有一次我也到这个地方吃过一顿饭,才明白,从这个地方往外看,正好可以看见这一段亲水平台,是有点“秀色可餐”的意思。

 

有河有水,怎么能缺鱼呢?水喻灵动,怎么能表现出这个灵动呢?当然是鱼。我的想法很简单:这里有水,买一些鱼来,崇明岛不缺鱼呀,要什么鱼都有,就成了。哪里知道,真要养鱼了,一系列问题都来了。鱼可不是那么好养的。

 

养鱼靠水,水要清,水质要稳定,而且要富于营养。找专业人士咨询,回答得很霸气:你要在这条沟里养鱼,而且还是为了观赏,就要把这条沟搞成一个大鱼缸。天,鱼缸我见过呀,那里面好像是有设备的,水质什么的,是由这套设备控制着的,所以才能养那么好看的鱼。但这么大的鱼缸我怎么用什么设备控制呀!我话还没有说完,人家专家就说了:你这种人只会教书!养鱼这件事你不懂的。怎么没有这样的设备呀?我就是做这个设备的。

 

 

接下去的过程总是很复杂的,我现在也说不清楚,总之,水体的进口和出口,都建起过滤坝。整个沟底,全部铺上管道。净化设备,则装于操场司令台下,24小时运作不能停。半个月,水清了。买来金鲤鱼,校园里终于灵气活现了。

 

既然是养鱼,养一两条是养,养一千条也是养。养多少为好呢?养多少孩子们看了才有感觉?一千条有点多,就养500吧。一次性投500条,天气好,鱼儿都浮起来的时候,水面上看上去都是金鲤金的彩色身影。孩子们喜欢投食,鱼儿全都涌来,小河边,常听见孩子们快乐的笑声。

 

 

去年暑假,校园里空无一人。但鱼儿却仍游得欢快着哩。河边花箱里花开得正好看。下午时分,我伫立在小河的桥上,看鱼儿汇到到水边的花草边。树影倒影在水面上,随着水波荡漾,鱼儿倒像在树丛中游玩。心里真是喜欢得很。一个学校的校园环境,靠的是一点一滴的积累。在我的校园里,这一汪碧水,这游荡在水中的金鲤鱼,真的不能或缺。

 

2017年11月

 

 

 

 

返回

预约报名

国际学?;鹑日猩?,预约看校/考试,名额有限,报名从速!

众彩彩票|手机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