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"v1lfj"></span>
<span id="v1lfj"></span>
<ruby id="v1lfj"><dl id="v1lfj"></dl></ruby>
<strike id="v1lfj"><i id="v1lfj"><del id="v1lfj"></del></i></strike>
<span id="v1lfj"></span><strike id="v1lfj"></strike>
<span id="v1lfj"></span>
<strike id="v1lfj"><i id="v1lfj"><del id="v1lfj"></del></i></strike>

校园新闻
CAMPUS NEWS

您的位置: 主页 > 最新动态 > 校园新闻 > 新闻详情

《岛上学?!妨刂?—— 为什么不能说“偷”

2019-10-22

The School on the Island

岛上学校

李海林   著

上海教育出版社

 

这是一所学校的成长史,

也是一个关于勇气的故事。

 

连载第十辑

接上文......

 

 

第三编  月度微论坛背后的故事

 

 

学校是一个每天都在发生故事的地方。这么多学生,这么多老师,这么多职工,每天都会发生这样或那种的矛盾、冲突。这些矛盾冲突,绝大部分都会到我这里来处理。我每天的工作,大致上可以分为白天和晚上两个部分。晚上,我主要阅读资料,思考学校下一步的工作,制作一些文档,到了白天,要么是我找人谈话,要么是别人要找我谈话,谈问题,谈怎么解决问题。我们往往会到现场去,现场沟通,当场拍板,让一些问题化解在还没有造成严重局面之前。每当我处理完一件比较棘手的事情,心情其实都是非常沉重的。倒不是事情有多么大,而是发现学校的一些共同的价值观尚未建立起来,许多情况下,倒不是老师们的工作有多么不负责任,或者能力多么差,不是这样的问题。关键是学校所有工作,应该有一个基本准则,老师们、职工同志们,做任何事情,应该有一个根本的出发点,大家在这个基本准则的基础上,展开具体的工作。如果这个基本准则缺失,每一件工作都要我来拍板,我来决断,第一我会累死,第二效率也太低。这个问题长期不解决,学校的工作就会后患无穷,就会混乱不堪。一个新学校,最重要的,恐怕就是这件事,最难的,恐怕也是这件事。

 

学校有一个交流群,这是学校内部的一个自由发言的微信空间。老师、职工、领导,都可以在这个群里随便发言。当然还有一个更为正式的工作微信群,在那个群里不能随便发言,学校发布的通知,各位领导发布的文档,都是正式的工作要求,全体必须执行。其实两个群都是与工作有关的,但前一个群里的发言不管是谁的,都是可以讨论的,不是命令,不是必须照办的,后一个群则是行政指令,必须照办的。每次处理完一件矛盾冲突,我都会在那个自由发言的微信空间发一篇文章,每篇文章就学校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发表我个人的一些看法和观点。每篇文章都是针对具体的一件事情,这样避免了空发议论;但也不就事论事,而是从办学方针的角度,从学校文化的角度来发议论,这样避免了老师们简单地对号入座,简单地把我的文章当作针对一人一事的批评。我的想法是,用这种方式,慢慢地、但是深刻地渗透我的办学思想,渗透一些学校的基本价值观。

 

大致上,我每个月会有一篇出来,所以我把它称之为“月度微论坛”。

 

 

为什么不可以说“偷”?

 

有一天晚上,差不多十多点了,突然校长助理王老师在交流群里发了一段话:

 

刚才接了一位家长很激动地电话,说昨晚(可能前晚),孩子隔壁宿舍学生少了一包零食,我们的宿管老师进了该孩子宿舍就问孩子:“是不是你偷的?”家长很生气!觉得这是对孩子人格的侮辱!”----我把这件事情放在群里说,想让所有的老师注意:这样说话确实是对孩子的人格侮辱!家长的生气有道理。“偷“这个字眼不可以用在自己的学生身上,你完全可以换个字眼如“拿”来询问。以后此类侮辱性言语禁止在新纪元双语学校形容学生。

 

我在第一时间看到。只记得当时一股热血直往头顶冲。我努力克制着,连续在群里写下了下面三段话:

 

各位老师,“偷”字是可以随便说的吗?第一,没有证据之前绝对禁止下结论。第二,即使是事实,也不能用“偷”字。怎么这样子没有教育孩子的观念呢?即使孩子因为贪食拿了别人的一包零食,也不能用“偷”字呀!我们可以教育孩子拿人家的东西要征得他人的同意,但怎么能随便下结论是“偷”呢?怎么这么随便就用这种重的词放到孩子们的身上?老师们,怎么能这样子呀?如果哪一个人把这个词用在你孩子身上你会怎么想?难道这不让人心痛吗?我听了这样的事我心如刀割。我们怎么对孩子这样冷漠呢?

 

全体老师要以此为戒!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呀。这要在国外,是会被起诉的。我们是教育孩子的人,不是公安局的。孩子有犯错误,要爱护性地教育,不是用这种直接的打击。打击不是教育!我们学校的口号是办一所有温度的教育,教育的方法是“正面管教”,是和善而坚定。这哪里有和善呀!
 

家长的愤怒是有道理的。我们要全部接受。家长这不是和我们过不去!

 

也许是感觉到我的话说得有点重了。校长助理换了一个角度,语气也稍缓和了一点,发了下面两个微信:

 

有时候,我们一些经验不足的班主任跟家长沟通不畅,也是言语的不注意。比如孩子说了与事实不符的话,直接下结论对家长说,你的孩子喜欢撒谎!老师们啊,你这样说,家长的心会刺一下的,她会立刻想着怎么反驳你,与你对立,?;ぷ约旱暮⒆?。最后的结果,对孩子的教育毫无帮助。

 

不要轻易下结论,正如李校说的,你不是公安局的,可以陈述过程来教育孩子。结论大家都明白,不需要你得出的。

 

整整20多分钟,一直是我和校长助理两个人在谈论这件事。平时说任何事情,总是有许多跟贴的。这一次一点声音都没有。我有点疑惑,微信给学生发展中心主任,让她注意交流群的讨论,才知道,她已经在具体调查,并且开始找相关老师在谈话。我心里才舒缓了一点焦虑。

 

过了几天,我还是找相关老师谈了一次。这是一位工作非常负责的老师,对孩子也是非常有爱心的老师,孩子也非常喜欢她。这个我都是知道的。在办公室里,这位老师非常诚恳的对我说:校长,你的批评我都接受,今后一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。一般情况下,到这一步我这个校长的任务就完成了,思想工作就算是成功了。但是,那天交流群里大家的共同沉默让我总觉得有点不安,所以我以一种探究性的口气对这位老师说:那你能不能说说,为什么你不能用这个“偷”字?

 

老师大概没有想到我会这样问这个问题??戳宋野肷?,想了一下,然后说:校长,你的指示我肯定无条件执行。你要我怎么做,我就怎么做。但是你要真问我,为什么不能说这个“偷”字,我还真想不通。因为实际上,这个孩子就是没有经过同学的同意拿走了东西的。

 

我一下子似乎明白了那天交流群里的沉默,还真不是偶然的。我估计,大部分老师都回答不了:对这个孩子,为什么不能说这个“偷”字?

我觉得,这可不是小问题。这涉及到学校的基本理念。核心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观,即怎么来理解学生,怎么来看待学生。

 

学校每周都有一个“每周总结”,主要是对学校一周的工作做讲评,好的表扬,不好的提出批评。为了弥补“每周总结”理论上的不足,我们另设一个“月度微论坛”,主要是围绕这一个月学校发生的典型事例,从理论上阐释学校的办学理念和行事准则。那一个月,我选择了这件事。我为这一期的“月度微论坛”拟的题目是:为什么不能说“偷”?

 

【月度微论坛】

为什么不能说“偷”?

 

本月,学校发生了一起不大不小的事。一个孩子未经同学允许,拿走了同学的一包零食,老师走进这间宿舍,问这个孩子“是不是你偷了谁谁的零食”。家长从孩子那里知道这件事,给我们学校领导打电话表达了自己不满。事情发生的当晚,我和王老师就这件事发了好几段微信。现在回过头来看,尤其是我,当时很是有些气愤,有些话是说过头了。我觉得先要向有关老师道歉。我已经跟有关老师交流,咱们老师也不是有意要这样说孩子,不是故意要伤害孩子的自尊。不是这样的。

 

但是,这件事确实涉及到一个理念性的东西,就是所谓学生观。这涉及到我们在具体的教育教学工作中,怎么认识学生,怎么对待学生。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蛮大的一个问题。在这个问题上,我觉得有必要提高认识,以便我们今后遇到同类的问题时,用正确的认识,指导我们的行动。所以我今天再一次认真疏理了一下我的想法,与大家交流。不对的地方,大家尽可以批评指正。

 

所谓学生观,就是回答一个问题,什么叫学生?首先,学生不是成年人。所以用成年人的标准来看待、评价、要求学生,是完全错误的。如果一个成年人,未经他人同意,拿走他人的东西,不论贵贱,在性质上都可曰“偷”。往小里说,是贪念,往大里说,是犯法,总之是道德品质问题。这毫无疑义。但如果是一个小孩子,这肯定是犯了错,但是这是什么错?这是行为习惯的错,是自我克制力弱的错,是贪吃的错,是不尊重他人的错,甚至可以说是道德认知不足的错。这些错也不小,我们当老师的,看到了,知道了,肯定要批评,要教育。如果不批评教育,就是失职。但这不是道德品质的问题。道德品质的问题是什么问题?是人格问题,通俗地讲,是自私自利,是唯利是图,是阴险狡诈。孩子未经别人允许,拿走了别人的东西,是犯了错,但不是自私自利的错,不是唯利是图的错,不是阴险狡诈的错。不仅仅是错误的程度没有这么高,而是性质不一样。一个是成长过程中的“不到位”,一个是人格定型的残缺?;煜饬嚼嘈灾实拇?,我们教育就不会有效果。不仅没有效果,在实践中,正好有相反的效果。我们有些时候教育孩子越是严厉,效果越差。其实问题并不是出在我们太严厉,而是我们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错误。我们可能用对待A错误的方法,来对待B错误。这叫做方向性的问题。这是第一点。

 

 

第二,学生是正在成长的人。学生最大的特点是什么?就是可塑性,学生正在成长中。什么叫正在成长中?就是现在还不十分完美,但正在向相对完美走过去。学生不可能没有错误,正因为学生不可能没有错误,所以需要我们来教育他们。我们教育孩子的目的是:从现在相对不那么完美,走向相对完美的境界。孩子未经他人同意,拿走他人的东西,这是犯了错,是不完美的表现。现在我要教育他,让他完美一点。怎么完美一点:你过去不知道未经别人同意,拿走别人的东西是非常严重的问题,是不礼貌,是不尊重别人。如果觉得还太轻,可以告诉孩子,你今天拿的是一包零食,我们最多只是说你贪吃,但如果是一包贵重的东西呢?那性质就不是贪吃,而是非法侵占他人财物。这是违法的。孩子拿这包零食的时候也许还是知道这是不对的,但并没有这么清楚地意识到问题有这么严重,老师会这么看重。这就是我所谓的不完美。现在你这样教育了孩子,孩子明白了,我这样做,是很严重的行为,知道了,今后不能这样做了。

 

 

现在我们再来设想一下,你直接下结论,这就是偷。从法理上来讲,既然已经是偷,那就是犯法。既然是犯法,就应该送公安机关严惩。但你一方面认定我是犯法,另一方面你又只是批评教育我一顿,并没有报警,那说明,犯法也没有什么了不起。那是不是暗示我,今后只要我愿意承受一顿臭骂,我去偷一回,也不会有什么。另外,既然我都犯了法了,也就是说,是一个劫贼,这已经是事实了,我已经是一个坏人了,我再怎么想,怎么做,这都是不能更改的事实。那这是不是说我“就这样”了?如果不是“就这样了”,那你怎么说我是贼?如果是“就这样了”,那你还教育我干什么?再怎么教育也改变不了我“偷了东西”这个事实呀。

各位老师,这就是一个孩子的真实的心理过程。他就是这么想的。这就是我反复强调“不能给孩子贴标签”的原因。你都跟我贴了标签了,还教育我什么呀?我就是这样一个人了,那就这样了吧。

 

心理学上有一个效应,叫做罗森塔尔效应。美国心理学家罗森塔尔等人于1968年做过一个著名实验。他们到一所小学,在一至六年级各选三个班的儿童进行煞有介事的“预测未来发展的测验”,然后实验者将认为有“优异发展可能”的学生名单通知教师。其实,这个名单并不是根据测验结果确定的,而是随机抽取的。它是以“权威性的谎言”暗示教师,从而调动了教师对名单上的学生的某种期待心理。8个月后,再次智能测验的结果发现,名单上的学生的成绩普遍提高,教师也给了他们良好的品行评语。这个实验取得了奇迹般的效果,人们把这种通过教师对学生心理的潜移默化的影响,从而使学生取得教师所期望的进步的现象,称为“罗森塔尔效应”。在教师的正向暗示下,一般的学生会变成好学生,同样,在教师的反向暗示下,一位正常的学生,也会变成坏学生。正是因为教师所具有的这样一种特殊的效应,人们常说:遇到一位好老师,孩子就得福了,不幸遇到一位糊涂教师,那孩子就完蛋了。在孩子心目中,老师可不是一般人呀,老师是他的“权威”呀。

 

这就是为什么不能对孩子说“偷”这个词的教育学原理:你说他“偷”,他可能真的就“偷”了。

在教育教学实践中,常常有这种情况,我们做错了一件事,然后要在理论上论证清楚它为什么不对,这比从正面说在做一件事情应该怎么做,难多了。所以,一般情况我也不做这么烦琐的论证。其实,我们只要抱着一颗爱孩子的心,体贴孩子的心,这一切都是顺当自然的,没这么复杂。孩子呀,你的行为,也许就是“偷”呀,但我就是不忍心说出这个字来。因为,我不愿意孩子你成为这样的人,我相信你能改变这些不好的行为。老师们,如果你有这样一颗心,孩子们是会感觉得到的。他们感受到我们的这颗善心,他们会被触动,他们会听我们的话。这就是所谓爱的力量!

 

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强调,教育的力量在哪里?就在于爱!我不敢说,有了爱就有了教育的一切,但我肯定敢说,如果没有了爱,教育就什么都不是。如果没有了爱,它可能是执法,它可能是出警,它可能是打击,而且这些也许都是必要的,但它肯定不是教育,肯定不是!而我们今天恰好是在谈论教育,而不是在谈论任何别的东西。这就是教育的真谛,这就是教育独特的使命。

 

最后我不得不再一次强调,孩子犯了错,不要上纲上线,不要给孩子贴标签,但我不是说不要教育孩子,不是说要纵容孩子。我的意思是:我们对孩子的教育,要“和善而坚定”。一定要教育,告诉他这是错误的,必要的情况下还在受罚,这就是“坚定”。但我不要用“偷”这个词来打击他,这就是“和善”。此之谓“正面管教”。

 

有老师给我留言:文章已经保存,之后还会反复阅读,谨记用爱教育孩子。是的,这位老师的理解是对的:教育孩子要“用爱”。

 

2017年3月

返回

预约报名

国际学?;鹑日猩?,预约看校/考试,名额有限,报名从速!

众彩彩票|手机app下载